郑州一小区尝试无物业管理 过程中遇“难题

郑州一小区尝试无物业管理 过程中遇“难题

  核心提示|被推倒在雨地里三天之后,65岁的冯富强等到了对方的当面道歉,还有对方交来的40块钱“下水道疏通费”。

  后来好不容易收齐了大部分钱,燃气公司开始铺设管道了,之前质疑的人又开始陆续找到他交钱,“别的小区都是一遍就安好了,我们小区让人家工人来一遍,又一遍,一共来了三四回才安装完”。2013年,冯富强被铭功办事处评为“身边”,办事处还给他颁发了荣誉证书。

  事实上,包括闫在内,二十多年这个无物业小区一直都在进行着自助,每次遇到事儿,都是靠几个热心住户出面张罗。

  “这个事儿,小区的老户们都知道,我们心里一直都惦记着闫的好。”小区里一家浴池的老板说。记者采访当天,约闫在小区见面,他走进院子后,迎面过来的居民不断跟他打招呼,就像是多年的老友一样。

  二道街168号院,建成于1996年,有290户居民。小区建成之后,没有物业公司入驻,二十多年来一直无物业管理。下水道堵塞,是院里的老问题,不过这一次格外严重,小区两个化粪池和82个下水道窨井全部堵塞,在8月7日的大雨过后,整个小区院里到处是漫出的物,令人。

  那时候闫银平每天都要在小区里走几遍。168号院因为情况特殊,没有物业,没有保安,常出现盗窃的问题。

  听说冯富强想“还钱”,闫银平当场回绝了:“过去这么多年了,这事儿你别再提了,这钱留着以后小区有事用吧。”

  8月7日那天郑州下了大雨,冯富强所住的郑州市二道街168号院因为下水道堵塞,整个院里到处是漫出的物。为了疏通下水道,他出面动员小区住户集资。但是对一个无物业小区来说,最让人头疼的,就是收钱。

  90岁的田桂凤也住这个小区,她在二道街社区当过30多年的居委会主任,退休后的十几年里,一旦这个无物业小区有了麻烦,她都出面操持。8月7日一早,田桂凤就跑到社区求助。社区主任联系了一家疏通下水道的公司,对方提出了一万五千元的费用,一番砍价后,降到一万两千元。但是这笔钱得小区的住户来掏。

  社区网格长樊启超动员了小区里几个热心人:赵素梅、王全贵、丁改玲和冯富强,几个人开始挨门挨户做工作,平均一户要收40块钱。但楼上楼下跑一天下来,也没碰到几户人在家。

  小区里满地,疏通下水道的钱又收不上来,冯富强着急了,他拦在门口,没交钱的住户不让进,在争执中他曾被推倒在地。

  几乎每下一场雨,何美丽的家就要被淹一次。老家在新乡封丘县的她,在二道街168号院租了一间地下室住,窗外的面上就是下水道窨井。

  马新仓昨日也告诉记者,目前他们正在尝试引导无物业小区向自主管理的方向发展,“帮助他们成立自治委员会,毕竟自治管理的费用要比物业管理小得多,我们正在朝这个方向走走,试试”。

  仔细算了一遍账后,冯富强发现,加上商户们凑的钱,总数还多出千把块钱,那这多出来的钱怎么办?几个人在一起商量。

  十年前,在别的小区早就用然气的时候,168号院还在用蜂窝煤和液化气。看着一些老住户大夏天搬着几十个煤球上七楼,他出面一次次去燃气公司,联系安装天然气。涉及收费,有住户质疑:“把钱交给你,你拿住钱跑了咋弄?”

  冯富强是出面张罗的人之一。他是小区里的楼院长,也是整个小区里第一户入住的。

  一个星期下来,几个人收了240多户的集资钱,中间又动员了楼下的一些商户,总算把钱凑够了,工程车也开进了小区,开始疏通下水道。

  樊启超说,社区和物业公司起初谈得不错,但物业公司后来在小区里做了调查,“人家一了解,小区里连每个月5块钱的卫生费都不好收,当时就不再往下谈了”。

  小区无物业,只好由社区代管,二道街社区出面请了两个保洁,负责打扫小区卫生,清运垃圾,每户每月分担5块钱卫生费,但这个费用也不好收齐。

  第二天,他们守在大门口,进来一个人,就上前跟人家解释,收钱。“你是谁呀?你凭啥收我的钱?”“我是租房的,收钱你找房东去。”一天下来,这是他们听到最多的话。

  铭功办事处二道街社区主任马新仓告诉记者,在社区范围内一共有11个楼院,其中9个没有物业。几年前,他们也尝试引进物业公司,但没能成功,最大的问题就是收费收不上来。

  “对物业公司来说,确实不愿意接手这些小区,主要原因一是收费困难,二是小区硬件设施陈旧落后,物业入驻后的投入比较大。”郑州某物业公司的总经理李赞成昨日向记者介绍,现阶段郑州市也在积极推进物业公司进驻,而且对物业公司给予一定的资金补贴,以缓解前期经营的压力,吸引了一些物业公司尝试。此外,李赞成说,如果把相邻的多个无物业小区整体打包,“量大了,就能摊薄物业经营的成本”,另外,物业公司也需要部门适当的支持。

  这次张罗疏通下水道的事情,让樊启超和冯富强他们几个人倍感疲累。但这个事儿结束之后,小区里还会有新的事情需要有人出面。“大家都是义务的,苦点累点不说了,给人做工作还被人骂,这真是难受。”王全贵说,现在大家心里都想打退堂鼓,如果只凭热情来,肯定不是长久的办法。

  8月15日下午,记者来到何美丽家中,雨已经停几天了,她家里还积着齐脚踝深的水。何美丽赤着脚,掂着一个塑料桶忙着舀水,不一会儿桶里就装满了水。

  这是冯富强收到的第243户集资钱,距离整个小区290户的目标,还差47户。

  小闫叫闫银平,今年57岁了,现在是郑州市解放的一名治安。十多年前,他是负责二道街社区的社区,也就是“”。虽然已经57岁了,但冯富强还是习惯叫他小闫。

  “得想办法给小区安上灯,晚上亮,走也方便,对小偷也有威慑。”闫银平出面联系了供电部门,在小区里走了线,安了十几个灯。灯每个月消耗的电费有五六百元,但是住户能收上来的只有三四百块钱,每个月闫银平都从自己的工资里垫付差额。到他被调走,三年多时间里,一共垫了近7000元钱。

阅读次数:
 

上一篇:物业公司在物管服务过程中因错致财产损害应担责
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
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